坦白的幸福

 

 

坦白的幸福

[日期:2006-04-25] 来源:  作者:helen [字体:大 中 小]  

 

风从机场搭上计程车,一路上仿佛被美好的天气感染了,心情异常兴奋,他已经出差30天了,想到温柔可人的妻子,回家的路就好似长了几倍,结婚三年他对妻子一直是疼爱倍加,生怕委屈了美丽的云,想到妻子寂寞的30天他决定好好补偿,首先要给她一个惊喜,云并不知道他今天回来,风一路幻想着云看到他惊喜的表情,不自觉的笑着。(黎家大院 http://www.ljdy.ca )

 

终于到家了,他决定轻轻的开门突然出现在云的面前,门无声的大开了,可是没有人,风小心的走到卧室门前,门虚掩着,一步步走进确听到了不一般的声音,风突然快步走近,并猛的推开门 眼前是一个成熟的女人跪在床上,粉红的小嘴被一团东西堵着,手和结识的大腿被一根红的发紫的绳子紧紧的捆在了一起,风的眼睛就象那根绳子一样红的可怕,狠狠的瞪着同样跪在床上满头大汉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正在用值得骄傲的jj从后面干着他可爱的老婆,风此时的思想已经凝固了,没有了意识,被打断激情的两个人,在看到风的时候停止了抽送运动,中年人已经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打扰软了,一脸的沮丧,从容的下了床一件件穿好衣服,走过风的时候嘲笑的看了他一眼,风在这个过程中眼睛从没有离开过一脸哀求的妻子,他不明白,这个真的是他温柔可人的云???中年人走过他身边的一刻他突然醒了,用一种近乎绝望的眼神望着这个刚刚睡了他妻子的人,中年人好像知道他的疑问,嘴角向上扬了一下,“你不知道你的妻子是这样的贱货吧,你以为你的温柔是对她的好?哈哈。。她这种荡妇只能感到空虚,所以会找到我,跪着求我把她捆起来,求我打她,求我Cao她,不相信你可以问问她,”风的心情从暴怒到怀疑现在是害怕,他犹豫的望向妻子,却看到妻子一脸的羞愧不敢正视,他终于明白这个中年人说得是真的,思想再度凝固了,中年人得意的看着风的表情,走了出去,门砰的关上了,他好似被震醒了,狠狠的望着床上这个曾是自己爱妻的荡妇,竟第一次发现云好美,皮肤好白,这个姿势的云好诱人,他走过去慢慢解开了绳子,走到客厅坐下来点燃了一根香烟,整理这自己的思绪,好一会儿,那个贱人终于穿上了睡衣走了过来,犹豫不决的偷看风,好似下定觉心跪在了风的面前,“风,你原谅我,我。。。你怎样都可以,但是请你不要抛弃我,我是爱你的,但是我。。。,风,,”偷眼看见风一脸的不屑云终于说不下去了,哀求的望着风,等待着答案

 

“你这样的贱货,还穿什么衣服,脱了吧”风平静的说,这一刻风已经有了决定,这个女人不再是自己可人的妻子

 

看着云的犹豫,风终于发作了,大吼到“脱呀,让我看看你有多么淫荡,看看你值多少钱”云呆了,记忆中丈夫从没有用这种语气对自己说过话,也就忽略了这句话的意义,只是发呆,风突然站起来,左手抓过云的秀发,右手结识的一个耳光打在了云的脸上,云的脸迅速肿了起来,也彷佛打醒了云的思想,“风 你打我 只要你不生气怎么打我都可以”云哀求着,生怕这个虽然不解风情但是非常体贴的丈夫受不了刺激狠心抛弃她,可是她的话却让风想起了中年人领走的嘲弄,心刺痛了,也终于打了仅有的幻想,

 

“好,你喜欢别人打你,好,你把衣服脱了 ,自己把皮带拿过来。”风冷冷的的说。

 

云呆了一下终于下了决心,站起来把睡衣脱了,成熟完美的身材让风积压了30天的欲望苏醒了,但想到刚才的一幕,柔情一刻间又消失了;云走向卧室却突然被风一脚踹倒在地板上,云怀疑的望着风

 

“谁让你走过去的,贱人给我趴过去!”

 

无奈的云只好趴着走向皮带,但是风的轻蔑和侮辱却让刚才被打断的激情再一次燃起,云的心里感觉自己的丈夫突然好可爱,只希望严厉的惩罚能让丈夫原谅自己,从云的嘴里接过皮带,风开始犹豫了 他从没有打过人何况自己最爱的妻子,围着趴在地上因为害怕有点颤抖的女人,他终于走到了沙发坐了下来,云不敢抬头。心中猜测着风的意思,突然自己的头发一紧,接着一记火辣辣的耳光让云晕头转向,“你和他多长时间了?”风用一种近乎自嘲的口气问,云还在发晕又一个耳光打过来,“1年多了”云赶紧回答,“把脸摆正朝着我,不许乱动,”云赶紧按照丈夫的指示跪好,噼啪噼啪反正20几个耳光让云的嘴角渗出了鲜血,“一年多?”风怀疑的问,“真的只有一年多…”又是好几个耳光,“结婚三年,你和他就在一起一年多,你还嫌不够是不是?”#p#分页标题#e#

 

“不是,风你听我说。。。”云的解释被风的耳光结束了,云被打到在地上,喘息着,“贱人,这就不行了,不是喜欢这样被人打吗,起来跪好”云听到丈夫的辱骂竟然非常兴奋,爬到风的脚边“风 我对不起你,你打吧,我不动了”云的认罪态度并没有为她得到任何的怜悯,风突然拿过手边的皮带站起来不再理会云的哀求只是一股脑的抽着,“你这个贱人,根本不值得我对你这么好,今后你就是我身边的一条狗,随时听候我的吩咐,”云已经被打的满地乱滚,嘴里分不清是哀求还是渴望,冰凉的地板刺激着光洁的皮肤,云体内的欲望有增无减,慢慢的小穴已经流出了淫液,看到地板上亮晶晶的液体风的怒火更是中烧,皮带他觉得不顺手,一把拿过鸡毛掸子,云这个时候真的害怕了,这种竹子做的鸡毛掸子打在身上将是纯粹侧惩罚,看到云害怕的表情,风得意了,“你知道害怕了,偷人的时候呢,贱货,”随着风声狠狠的一下打在了云多肉的屁股上,立刻一条血痕趴在了白白的皮肤上,而云也是一声惨叫滚到了墙角,看着云,风觉得有点累了,“你舒服了吧,我饿了,快去做饭,晚上再说。”

 

看着云擦了擦眼泪趴向厨房,风迷惑了,他不明白为什么打的这么重云都没怎样,而自己本应该很生气可是打着打着却越来越随手,伴随着从未有过的兴奋,他也曾从网上看到过 sm的介绍,可是从没有和自己联想起来,难道自己有这方面的倾向,那云就是被虐狂了?有了这个想法,风反而有点感激那个中年人,不是他风自己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的欲望可以很简单的被挑起,不过这个想法有待进一步的证实,他随即想到了卧室里没有收拾的那些东西,于是立刻走到卧室,床上散放着没有来得及收拾的绳子,手铐,还有一条末端分叉的皮鞭,枕头旁边静静的躺着一个假jj上面还有未干的淫液,一幻想到被这些东西装饰起来的云,风的jj慢慢的开始抬头了,他没有动什么东西退了出去,打开电视,思路想脱缰的野马般奔驰着......

 

饭做好了,风做下悠闲的开始吃饭,看到犹豫的云,他决定让云享受一下最后的晚餐,“坐下吧 一起吃。”云感激的坐在风的对面小心翼翼的吃饭脑子里猜测着风的意思。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世纪,饭终于吃完了,云收拾好东西悄悄的爬到风的腿边,用脸磨蹭着风的裤子,风好像没有感觉一样继续看着电视,终于风站了起来走向卧室,云紧张的跟在后面,爬到卧室看到丈夫正在把玩那根红色的绳子,云的呼吸渐渐开始急促了,她向往被紧紧的捆起来玩弄,鞭打,以往的记忆让她开始兴奋,热烈的眼光让风感到嫉妒,

 

“去趴到茶几上去,”

 

风把云的四肢和茶几的四条腿完美的结合了一下,自己觉得很满意,欣赏杰作一样左右看着,看的云很紧张,这种束缚让云感到又兴奋又害怕,

 

“亲爱的,你知道吗,对你偷人我非常生气,你说该怎么办呢?”风冷冷的看着这个待宰的羔羊,悠闲的问

 

“风,对不起,我...”

 

“算了,别说这些骗人的东西,老实说你为什么偷人?”风突然严厉的打断云的解释。

 

“我。我喜欢这种被奴役的感觉,小的时候看到同学被家长打的遍体鳞伤我就非常向往,可是父母很疼我,从不打我,长大了我就总想被人管着,范了错误就严厉的惩罚,可是我不敢和你说,怕你看不起我......”云一口气把自己的心里话全说了出来,风终于知道了跟结在哪里,其实这个时候他已经不计较云的出轨了。

 

“于是你选择让别人奴役,而不是我?”风自嘲的说。

 

“风,以后我就是你的奴隶,你随便惩罚我,只要你想,我再不找别人了,你原谅我。。”

 

“惩罚你,你说该怎样惩罚你,让我看看你的诚意”风好像有意在玩弄着云。

 

“你...那...你出差一个月,有15天的假期,在这段时间里晚上和早上我都应该收到严厉的惩罚,就...就用那条鞭子,好吗?”云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把自己宣判完了可是风并不满意“15天?嗯......”看出风的不满,云马上说“那就30天,可是你要上班怎么办?”云也不知道风到底要怎样。

 #p#分页标题#e#

“哼,我上班是比较累,也许没有精力修理你这个贱人,但是你不累呀”风得意的说。

 

“我?你是让我自己......”云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理解的对,我累了 至少可以欣赏。”风好像很满意自己的主意。

 

云明白了,虽然愿意接受惩罚,但是自己动手终究舍不得,不禁犹豫着...

 

“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我放开你 你可以离开了。”风没有表情 立刻动手要解开云

 

“不要,我不离开你,好我同意,我自己动手。。”云已经哭了,可是她不愿意失去丈夫

 

“好 那今天的惩罚就要开始了,你还有什么要说得?”

 

“我...”

 

“你只要说谢谢就可以了,并且在我惩罚的时候你要好好检讨!”

 

“是,谢谢!”

 

云紧张的感到风已经把皮鞭拿在了手里,等待着第一下的来临,却没有想到风的皮鞭象狂风暴雨一般不给她任何的喘息,只能哀叫着,屁股和大腿好像熟了一般的发烫,终于停了,风看着抽泣的云轻轻的说“宝贝,你好像忘了检讨,那么惩罚还没有开始!”

 

突如其来的,背上好像被利器滑过,刺痛的云忘了呼吸,却不敢忘了检讨“我错了。。。”

 

“不是这样检讨,要说我是一个贱货,人尽可夫的婊子,”风提醒着云。

 

于是云背上反方向一记鞭打,跟着又一记,云哭泣着 ,扭动着,大腿和屁股的扭动牵动的小穴开始湿润,这个时候的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婊子,期待着男人的jj,可是鞭打仍然在继续,“啊...我...”

 

“啊...我是贱货......我是婊子, 人尽可夫的烂婊子,啊......打我 ..抽我..抽死我这个淫荡的女人,我该打..啊....老公抽死我吧,我再不敢了...啊...”

 

随着云疯狂的叫喊,和检讨风也开始兴奋了,看着扭动的屁股,满是鞭痕的大腿风的jj硬的发疼,云两腿间已经可以看到流出的淫液,“你TMD臭婊子,偷人,敢偷人,我不抽死你,你还要偷...”风已经满头大汉。

 

“啊...我错了  , 啊...  我不是人,我是你的母狗,啊......打死我吧,我不要脸偷人,啊............”随着一声高亢的叫喊云的屁股和大腿迅速的抽动着,风吃惊的看着被鞭打到了高潮的云,再也忍受不了,解开云双腿的绳子,抬高屁股,掏出自己的jj,对准淫水泛滥的小穴狠狠的插了进去,禁欲已久的jj突然被温暖的阴道紧紧的包裹着,让风感到从所未有的舒服,随即疯狂的抽插着,而此时的云更是兴奋的不得了“老公,用力,插死我这个贱货,啊...我... 我就是欠Cao,啊.....插死我这个婊子 不要脸 的妓女........老公原来你好棒.........”听着云的淫语,风更加刺激“不要喊我老公,臭婊子 你不配...从现在起喊我老爷,你..你就是我的丫鬟,贱货!”风手里的鞭子不时的落在云的背上,屁股上。

 

“啊...老爷..Cao死我吧...插死我这个贱货..啊.......打我  啊...........”云再一次登上了颠峰,收缩的阴道让风的jj也终于闸门大开,一声吼叫风射了,烫烫的精液让云狂叫不已..........

 

过了一会儿,“老爷,放开贱货吧,让贱货给您清理干净”风解开了云一个手的束缚,就做到了沙发上继续喘气,云费力的把另一只麻木的手解开,活动了一下就爬到风的脚下,把湿漉漉的jj放到了嘴里慢慢的舔着,挑逗着龟头,在云熟练的技巧下风再一次勃起了,扯着云的头发,拼命的摁向自己的jj,深深的插入让云哽咽着.....

 

 

早上的阳光清澈透明的让云以为一切都是一场春梦,可是后背和屁股上的疼痛却提醒着云30天的惩罚还没有开始。不敢惊醒熟睡中的风,洗漱后准备着今天的早餐,一边猜测着风对自己出轨事件的看法,但是不管怎样云希望彻底的惩罚能够让减低风的愤怒,于是一切做好之后云轻轻的跪在床前,看着那让自己痛苦又激动的皮鞭最后决定含在嘴里,等待着风睡醒后的裁决……

 

好久没有睡到自然醒的风,睁开眼睛看着明亮的卧室,然后是跪着床头低眉顺眼的云,昨晚的一切又回到脑海中充斥着风的神经,妻子的身影在印象中已经不是那个优雅的淑女,而是撅着屁股等待鞭打的贱妇,昨晚的疯狂让风有种陌生的成就感,起身后没有搭理云径自走到洗手间,一边洗漱一边思量着怎么收拾这个丫鬟或者说贱婢…回到卧室接过云嘴巴里的皮鞭,对这空气抽了两下,总觉得不太合用,不过今天就将就吧,已经开始发抖的云闭上眼睛等待着,风认为时间充裕就要好好折磨一下这个丫头,于是拉过云的长发一路来到门口修长的穿衣镜前,“两手抬起来扶着镜框,睁大眼睛看着自己,”风的命令很清楚,云咬着下唇努力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清楚的看到风举起了皮鞭,啊….虽然有所准备但是云还是痛苦的叫了出来,“老爷,求求您把奴婢的嘴暏上吧,不然走廊的人会听到的…”云恳求着,“你偷人还怕别人知道?你还知道要脸?”风怒斥着,但还是思索用什么东西暏上云的嘴,毕竟让邻居知道自己没有面子,最后看到沙发上昨晚云褪下的内裤,于是带有淫水味道的内裤被放进了云的嘴里,腥腥的味道竟让云感到很受用,皮鞭在后面飞舞着,云不敢躲闪,只能扭动着身子减轻鞭子落下的力量,但是很有限,痛苦的叫声被内裤阻挡在咽喉处只剩下呜呜的声音,吸气的时候却总是刺激的腥味,不敢闭上眼睛,看着自己的样子云兴奋了,有几下鞭子落在了前胸和肚子,云的乳头开始变硬,鞭打的疼痛不再是忍受而是渴望,叫声也从痛苦的呜咽变成妩媚的呻吟,眼神开始迷茫,这一切都落在了风的眼中,随着自己手臂的舞动,每一下都成为云身上的一道红印,有的已经开始发紫,错落的图案让风觉得很美,于是疯狂的继续着,当意识到云的反应风停了下来,深深的呼吸了几下,走到云的身后,粗壮的大腿贴在云伤痕累累的背上,感受着热度,云仍在扭动着身躯邀请着风手中的皮鞭,用脸磨着风的大腿,堵着的嘴一遍又一遍的掠过早已发硬的jj,风轻蔑的看着镜子中有如发情的母狗一般的云,突然用手捏住了勃起的乳头,云马上挺直了身躯,丰满的乳房象要奉献给风一样的耸立着,慢慢的揉着,向左转,再转,又转了半圈,疼痛刺激着云的呼吸变得急促,恳求的眼神已经被泪水模糊,下体流出的淫液滴在了光洁的地板上那么的刺眼,风冷冷的哼了一声,拉着云的长发走到了餐桌,开始享受早餐,不时伸过手捏捏云发紫的乳头,而且只是捏左边的,刺激的云欲火中烧可是又不能发泄,无奈的只好哀求的看着风......#p#分页标题#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