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奴

月奴

 

 

月奴

(一)月奴

  夏日阳光灿烂,虽然已是下午,仍然很热。月月走出公司大门,撑开阳伞,在路人目光的族拥下匆匆走向停车场。她是个漂亮的女人,椭圆脸,弯弯的眼睛象半圆的月亮,十分妩媚;嘴略大些,显得很性感。身材修长丰盈,皮肤洁白细嫩。今天她穿着露肩吊带衫,胸前丰满的乳沟泛着迷人的白光。更要紧的是,她今年27岁,刚结婚一年多,还没生孩子,正是女孩成长为女人的最好年华,就象树上开始变红的苹果,令人垂涎。她没理会那些色迷迷的目光,早已习惯了,赶紧钻进自己的小车,驶向郊区。公司老总在等着她呢。

  老总姓王,长的高大魁伟,40来岁,正是男人最有魅力的年纪。这家电脑公司上下都叫他王总,女孩们叫的最甜,一到他面前就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可他总是不假颜色,就是在公司的新年舞会上,轮流和女职员跳舞,也是一本正经端着舞架子,象是在完成什么任务。可以说,公司里那些层出不穷的风流韵事没一件沾的上他的边。可是,没想到,前天他突然约月月去卡拉OK,豪华包厢里就他俩。歌没唱几个,酒喝了不少。一想到老总搂着她跳慢舞的情景,正在开车的月月仍感到浑身发热。迷漫的旋转彩灯下,老总把她搂在怀里,嘴唇贴在她耳边说喜欢她,粗大的手温柔而坚决地在她裸露的肩膊抚摩。她那天穿的也是这件吊带衫,那抚摩实在太刺激了,当那手从肩膀到背到臀反复爱抚,又回到胸前,伸进乳沟,拨弄乳头时,她已浑身发软,无力推拒了。后来,老总干脆把她抱在膝上坐着,褪下一边吊带,雨点般的亲吻落在她的脸上、脖子、胸部以及乳房……完全把她淹没了。回到家里,她才发现底裤湿渌渌的,回想起那隔着衣服硬邦邦顶着的铁棍般的阴茎,她心头又是一阵荡漾。今晚,那阴茎还会那么硬邦邦顶着吗?要是顶进去会是什么滋味?突然喇叭声大作,她赶紧回过神来,重新小心驾驶,还有1个小时才能到达那座别墅。

  别墅共三层,是王总休息和招待客人用的,月月来过几回,都是陪客户来,只到过二楼,三楼是王总私人房间,楼梯口就锁着,外人免进。这一次可不同了,月月一到,王总就象那天晚上一样搂着她亲吻,好象两天的时光并没有中断他俩的亲热。他一边亲着,一边把月月打横抱起,直上三楼卧室,鞋都没脱就倒在大床上。这一番亲热比上次又是不同。人到中年的王总狂热而不失细心,凭着他丰富的性经验,爱抚的全是月月的敏感部位。他把月月的小衣服脱去,亲吻乳房,把外裤解下,伸进去抚摩阴部。没有了公共场合的拘谨,月月也更加放松投入,不一会,就娇喘嘘嘘,身子发软发热,下身开始湿了。正这时,王总停了下来,从枕头下摸出两条丝带,很熟练地把已她拦腰捆起。 

 

  月月有点不知所措:“王总,你--”

  王总亲吻她,说:“你太美了,我要保持住你这样的模样,好好欣赏。”

  月月这个模样确实十分迷人。 

 

  (二)

  王总站在床边不慌不忙地把衣服脱到只剩底裤,突然问道:“月月,你很喜欢SM,对吧。”

  月月一愣,赶紧否认:“不,不,没有。”

  “嘿嘿,”这男人已彻底脱去了老总的外衣,现出男性好色面目,“别否认了,我问别的女孩这个问题,总会反问我什么是SM,你却没有。可见你很了解。”

  “我,……”月月开始感到不妙。可她被这样半裸捆着,实在束手无策。

  “听听这个:〈我是如何爱上SM的〉,〈SM给我欢乐〉。。。”男人随口读了几段文字,上床坐在月月身边,捏着乳房,说:“前几天我才知道,原来漂亮女奴就是你!”

  月月大吃一惊,浑身发凉,完了,这下完了。“漂亮女奴”是她在一个SM网站社区的昵称,那些是她发的帖子名。怎么会让老总知道,而且是在这种场合说破,实在令她又羞又怕,无处自容。

  “怎么样,想不到吧,我还跟你在聊天室见过好几回,问你有没有实践过SM,你总不说实话,看来是没有,今天就叫你见识见识。”那天,他偶然发现这个“漂亮女奴”和自己在同一城市,他来了兴致,左查又查,居然查到自己公司了,而且确实是个漂亮女人。看看躺在床上的她,乳房高挺,肢体丰润,肌肤白皙,最适合被虐了。何况又是自投罗网,到嘴的肉,岂有不吃之理。他除了事业,唯一的爱好就是SM,当然是秘而不宣,这三楼就是他的禁地,他已经在此调教了好几个女奴了,那真是比吸海洛因还过瘾。不过,那些都没有眼前这个漂亮诱人。这下可找到乐子了。他一定要把这女人调教训练成完美的女奴!他十分兴奋,阴茎早已勃起。他扶起月月,把她的脸放在自己腰下,说:“来,先让我放松放松。”#p#分页标题#e#

  月月已是又惊又怕,不知如何是好,她刚张口说“不,”那硬邦邦的阴茎已顶进嘴里。她想挣扎,没用,反而刺激阴茎越顶越深;她竭力回想那些男同好谁是王总,也没用,嘴里塞满粗大的阳具,脑子是一片空白,只听到王总得意地吩咐她:“好好吸吮,这是给你的见面礼!” 

 

 

  (三)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阴茎终于退出月月的嘴。月月松了一口气,她真害怕老总在她口里射精,幸亏没有。其实,这正是王总的特性,他可以多次性交而不泄,每次都能得到暂时的满足,松弛神经。正因为他有这种本事,使他可以在**游戏中持续玩6、7个小时,甚至一整天都性致勃勃。所有和他做过爱的女人最后都会彻底瘫软,无力动弹。月月不知道这些,要是知道了,还不知会怎样害怕。

  王总从床头柜取出绳子,一捆红的,一捆黑的,摆在月月面前:“现在开始正式捆绑你。这是两种绳子,红的是棉纱,黑的是皮的。代表两种虐恋,一是温柔,一是热烈。你要哪种?任你挑。”

  月月畏惧地往后退缩,“不要,不要捆。”

  “不要是不行的。你要是不选,就两种都用,”

  是的,此刻摆在月月面前的路,只有乖乖做女奴的份。良久,她无奈地指指红绳子。王总高兴的笑着:“好,你已经自愿做我的女奴了,我会十分温柔地调教你的。 

  现在,我就叫你月奴。你叫我王上。”月月,不,现在叫月奴了,一下想起来,那SM社区中的男性网友是有个昵称叫王上的,他们还玩过虚拟主奴游戏,原来就是他?虚拟怎么会变成现实!真是命运捉弄人。这时,王上把她身上剩下的衣饰全除去,在她光溜溜的身子捆了几道红绳索,然后叫她撅起屁股,用红笔在臀部写上两个字:“爱奴”。叫她看看。真是羞死人了!再给她套上颈圈,然后牵着颈圈绳子,说道:“你一定饿了吧,我们去吃饭。”

  月奴乖乖地被王上牵着走出卧室,下到二楼。用人已摆好餐走了。餐室里灯光柔和、音乐轻漾,西餐、红酒、蜡烛、鲜花,颇为浪漫。王上示意月奴坐下,说:“按道理,应该你伺候我用餐,不过,今天是你做女奴的第一餐,就由我来服侍,你好好享受就是了。” 

 

  就 这样,月奴开始了她成为女奴的第一顿饭。

  她没想到吃顿饭居然有这么多花样,更不知道是她在享受还是他在享受。

  王上用嘴喂她吃牛扒;把沙拉放在她的乳沟里高高堆起,象第三只乳房,然后一口一口勺给她吃;把奶油涂在乳头上,轻轻地舔;把红酒倒在肚脐上,慢慢吸吮;最可怕的是把西红柿、黄瓜条塞进阴道,然后一点一点吸进嘴里嚼!月奴难受极了,浑身又痒又麻,混杂着阵阵情欲,她扭动身子,不停哀求着,“别,别这样。”可是,她越是哀求,王上越是津津有味。他拿起一个煮鸡蛋,剥去壳,命令道:“张开嘴!”

  月奴张开红唇,王上用手把她的口撑大,把鸡蛋塞在她嘴里。说:“好好含着,不许咬破。否则我就塞进你的小穴去!”月奴害怕极了,嘴张着,虽然难受,却不敢动。

  最后,王总慢条斯理地把三文鱼片摊在她乳房和小腹上,一片一片沾芥末就红酒慢慢享用。哈哈,美妙极了!!

 

 

  (四 )

  虽然月奴从网上听说过日本有这种以女奴裸体为托盘的“盛餐”,但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成为“托盘”。这滋味实在难忍难熬。这样赤裸全身,双手反捆,仰卧在沙发上,任她的老总--现在要称为王上的这个男人的嘴唇和舌头在她的乳房、肚脐以至阴部反复舔吃食物,羞辱、痕痒,还带着隐隐的刺激,尤其是这男人还特别用心地挑动她,手指总在阴蒂揉弄,以至好几次性欲在她身体内腾起,令她几乎克制不住。更要命的是他居然把芥末放在乳头上,又辣、又凉,又有一种灼热感,难受极了!好不容易,这位王上才算吃完,牵着月奴的绳圈站起身来。这顿饭吃了一个小时。 

 

  月奴跟着主人重上三楼,王上把她身上的的绳索和颈圈解去,和她进入浴室洗澡。月奴暗暗松了一口气,洗澡应该是性交的前奏,她现在确实有点想做爱。她活动活动被捆得有点发麻的手臂,为老总涂抹沐浴液,搓洗,冲洗,特别细心地洗他的生殖器,阴茎又勃起肿胀了,她不待主人吩咐,主动含住龟头,用舌头舔着龟头沟。男人满意地抚摩着这已经发情的女人光洁的肩背,心中暗笑,要是这小奴奴知道待会儿等着她的是什么,她还能如此服务周到吗?#p#分页标题#e#

  洗完澡,走出浴室,王上不进卧室,对月奴说:“你在网上一定见过调教女奴的刑房,现在我带你去参观参观我的刑房。”说着,带月奴走进卧室对面的房间。进门打开灯,月奴惊吓的说不出话来。这是一间15平方左右的房间,迎面墙壁竖着一个X木架,旁边摆着牙科椅般的束缚椅,左右两面墙上镶着落地镜,天花板上架着两条钢轨,各垂挂着铁链滑轮,墙角有几个杂物架,摆挂着各种SM用具,什么电动跳蚤、阴道震荡器、肛门窥视镜、绳索、皮索、锁链、皮鞭、手铐、头套、腰束、塞口球、鼻钩、蜡烛羽毛,等等,应有尽有。月奴越看越怕,她登陆过日本的SM俱乐部网站,知道这是个名符其实的SM刑房,即使放在日本专业SM俱乐部也毫不逊色。她禁不住浑身一阵阵哆嗦,两腿发软站立不稳。男人拽着她的胳臂,说:“你是内行,就不用我一一介绍了。这里有三大类,一个是坐,一个是站,还有就是半空吊。”他指指束缚椅、X木架和钢轨,“你自己挑一个吧。”

  “不,不要。不要。”月奴使劲往后退。

  “不可能不要。你已经来到这里了,怎么可能不尽情享受一番呢。”男人哈哈一笑,把月奴拉到束缚椅前,“这样吧,先尝尝这张椅子的滋味,其他的以后再说。好吗?”

  “不,不,”月奴挣扎着,但毫无作用,王上一下就把她拦腰抱起,放置在椅子上,先在腰间扎上一道皮带,再把乳房勒上,然后把双手固定,最后把两脚架起扎紧,向两边打开。没一会,月奴就半仰躺坐着,四肢大字形固定,只有头部还能活动,这时她才发现,正对束缚椅的天花板还有一面镜子,把她双乳高耸,阴门大开的 

  模样映照的一清二楚。她羞涩难当地闭上眼睛。这正是王总最喜欢的情景,他点上香烟,一边欣赏,一边慢慢地抚摩着这美丽性感女人的肉体,他的手从光滑的脸蛋摸下去,把玩富有弹性的乳房,从腹部掠过,停留在阴部三角区,捋捋阴毛,揉揉阴蒂,在阴道口画圈,再摩挲白嫩的大腿。啊,真是美妙的尤物,真不忍心施虐呀。他思忖了一会,决定尽量少用疼痛的,多用刺激的,但蜡烛不能缺。他走到杂物架旁,取下几个震荡器、夹子,两支蜡烛,一个塞口球,他犹豫了一下,又拿了个鼻钩,一管催情液,满意地回到束缚椅。月奴惊恐地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哀求道:“不要,不要,饶了我吧,我不要SM。。。”

  王上怎么会听得进去,他把东西放好,说:“好了,现在正式开始。等我训练结束,你会喜欢SM的。”

  月奴一生中最为漫长而又十分短促的一夜开始了。。。。

 

 

  (五)

  房间里很安静,只听见男人粗重的喘气。柔和明亮的灯光加上三面镜子把刑房里的情景映照的毫发必现。此时此刻的月奴,有如待宰羔羊,全裸袒露,无法动弹,曲线玲珑优美,肌肤丰盈白腻,所有女性的隐秘部位都向这同样赤裸的男人开放着,令他无法不血脉沸腾,性欲高涨。幸亏他已是个中老手,不再会匆忙行事了。他吸完一支烟,喝了几口冰水,使自己平静下来,勃起的阴茎也开始软了,这才不紧不慢开始工作。

  他首先拨开阴唇,欣赏那粉红的阴门,深吻下去,感受月奴阴道的微微颤抖。然后把名叫娇娃颤的催情液徐徐灌进去约3CC,够了,这已足够让一个处女渴望性交了。之后,他拿起电跳蚤,先在那双乳试用。轻轻的刺激,已令月奴眼睛睁大,“哎呀”的叫了一声。这女奴的性感带十分敏感,正是可遇不可求的SM佳品。男人暗笑,突然把跳蚤移到下身阴蒂部位按下去。真是效果明显呀,只见月奴身子猛然绷紧,臀部抬起,叫喊道,“不要!” 

  电跳蚤在阴蒂和阴唇反复按摩着,月奴的叫唤声一阵接一阵。男人用另一只手温柔地摸摸她的脸,“别着急,这才刚开始。”他关上电,用胶布把电跳蚤固定在阴蒂上,然后取出肛门震荡器,沾了点润滑油,对准菊花穴,开动电门,慢慢而坚决地捅进去。这一下非同小可,月奴两腿死挣,屁股扭动,狂乱叫喊,“啊--不,不行,哎哟,受不了,不要,。。。”叫喊声在屋里回荡,但这间房是隔音装修,声音再大,外面也听不到。束缚椅被月奴挣扎的吱吱作响,皮带深深勒进肉里。但这一切都不会让主人停下来,反而刺激起他的施虐欲。他反复地深插浅出,不时添点润滑油,在月奴的叫喊和挣扎中把10CM长的震荡棒全部插入,再用胶布贴紧。又打开紧贴在阴蒂上的电跳蚤,上下同时震动,刺激度何止加倍。月奴叫喊着,挣扎着,臀部、大腿弹动着,却怎样也无法挣脱这要命的刺激。这时,催情液娇娃颤也开始起作用了。她脸色潮红,沁出细碎的汗珠,乳头开始发硬,阴道湿润了。男人来到她面前,俯看着微笑道:“怎么样,舒服吗?”#p#分页标题#e#

  “不,受不了,受不了。快停下、停下。。。”月奴喘着气,边扭动边说。

  “你要告诉我有什么感觉,真实的感受。不然我不会停的。”

  “很刺激,太刺激了。受不了,求求你啦。。。“月奴几乎要哭了。

  男人关上电门。月奴长吁一口气,瘫软在椅子上,低声恳求道,“王上,放开我吧,月奴知道厉害了,实在受不了啦。”

  “哪里受不了?是不是这里?”男人手指伸进阴道,满是淫水。

  “是的。”

  “小女奴想王上的阴茎插进去?”

  “唔。”声音低微。

  “别急,小性奴,有你插的。还没到你死去活来的时候我不会插进去的。哈哈,你今晚就好好享受个够吧!”说完,男人取出夹子,细心地抚摩着月奴丰满白嫩的乳房,先在右乳头两侧各夹一个,再夹左乳。月奴护痛,啊、啊叫着,扭着,四只夹子在乳房上颤颤悠悠,十分好看。

  “痛吗?”男人一边夹,一边问。

  “痛,好痛,求求你,别,别。。。”

  “痛就好,再夹!”男人顺着月奴腋下又夹了几个。

  “哎哟,哎呀,疼啊。。。”月奴呻吟着,申辩道,“不要这样,我挑选的是红绳子,你说是温柔的呀。”

  “这还不温柔吗?”男人嘻嘻笑着,“如果是黑绳子,那就会用鞭打、针刺,见血的啦!”说着,他又在月奴的嘴唇上夹了两个 

  ,在乳头上各夹一个,

  “很疼吗?”男人一边夹,一边问。

  “疼,疼死了。求求你,别夹了!”

  “别急,把这些夹完就行了。”

  天哪,还有十多个夹子!这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啊--

 

 

  (六)

  他又点燃了一支烟,。夹完上身,也该停下来欣赏自己的杰作。美丽女人的肢体夹上夹子颤悠悠的模样,实在诱惑,百看不厌呀。之后,这男人转到月奴大腿跟,捏起细嫩的皮肤,再夹上几个。然后,在女人最敏感的部位--阴部,捏起阴唇,一边夹上一个!这才算完成了上夹子工程。这时,月奴浑身上下足有20来个夹子,全夹在敏感部位,令她直抽冷气,哀声不断!奇怪的是,渐渐地,痛变成麻,麻又带来胀,麻、痛、胀夹杂,混成快感冲击着月奴的神经。更要命的是,男人又把两个震荡器开启,巨大的刺激激荡着月奴无法动弹的全身,令她每一条神经都那么紧绷,那么敏感,碰一下都无法忍受。可那男人却偏偏一手拨弄着那些夹子,一只手伸进阴道按摩G点。天,这叫月奴如何是好!!她咬着牙,四肢用力挣扎,皮带几乎勒断,身子一弹一弹止不住地痉挛,小穴颤抖着,淫水象开了水龙头不停地流淌。是时候了,是阴茎插入的时候了!!

  男人沉浸在月奴受虐高潮的妖艳情景之中,阴茎已充血肿胀的难受了。他拖来一张高椅子,坐着把龟头对准阴道口,稍一用力就滑进去了。这种姿势只能插进一多半,龟头就硬顶着阴道前壁了。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即可以缓解阴茎肿胀的欲望,更可以真切地感受月奴的颤抖和痉挛。他坐着,细细地观赏被阴茎插入的阴门是如何开合,淫水是如何流出。他蘸了点淫水放在嘴里尝尝,味道不错,很正点的性味。这女奴青春,健康,性欲旺盛又没有纵欲过度,值得好好调教出来享用。他看了看钟,进入刑房已经2个多小时了。他决定再玩个把小时就差不多了,第一次,不能太过分,要是让女奴昏死过去就不好了。他解去贴在阴蒂上的跳蚤,站起身,撑着束缚椅扶手,深吸一口气,阴茎直插到底,开始全力抽送。

  月奴继续在痛感和快感交织中煎熬。阴茎的抽送加剧了催情液的发散,性兴奋不断升腾,欲火在她全身上下熊熊燃烧。她迷乱地呻吟着,叫唤着,尽量扭动着,感受阴茎的摩擦撞击,各种幻觉在她脑海掠过,她象是在腾云驾雾,飘飘忽忽,忘了时间,不知身在何处。突然,她感到眼前火光闪亮,一阵灼热。她睁眼一看,顿时惊恐万状,不知何时,阴茎正在她阴道中抽插的主人点燃了一根蜡烛! 

 

  “不要,不要滴蜡,不。。。”她绝望地摇着头,喊叫着,哀求着,“求求你,求求你不要,饶了我吧!我怕。我怕--” 

  主人欣赏着月奴的狂乱,粗大的阴茎尽力深深插入,摘去乳房上的夹子,徐徐倾斜蜡烛,让烛油一滴滴落在白嫩的乳房上!滴了一只乳房,再换一只。乳房滴了,再往下移到肚皮,移到大腿。滚烫的蜡烛油滴到哪里,哪里的娇嫩皮肤就立即抽缩。#p#分页标题#e#

  “啊--啊--”月奴惨叫着,身子弓状挺起,灼痛钻心,难忍难熬呀,“妈呀,饶命啊,饶了我吧--”

  最后,主人把蜡烛停留在阴部三角区,烛油毫不留情地滴在阴毛上,阴蒂上!疼痛令阴道剧烈收缩,紧紧夹住男人的阴茎,舒服极了。这男人惬意地用力插入、抽出,滴几滴,抽插一会,抽插一会,又滴上几滴,爽快之极!终于,他感到高潮来临,赶紧扔掉蜡烛,全身伏在月奴颤抖不已的身子,双手紧捏着乳房,全力插进。最后的喷射爆发了,热流滚滚冲进月奴体内,月奴嚎叫,颤动,已经彻底癫狂,神志不清,分不清痛感和快感,只是喊叫挣扎,终于精气耗尽,叫声渐渐低微,昏厥过去了。

   屋里静悄悄的, 

  良久,男人慢慢爬起来,紧捆在束缚椅上的女人躯体仍然死人般一动不动,只有插在肛门里的震荡器还在继续震动,淫水混合着精液从小穴缓缓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