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犯罪者的消灭

 为应对男性性犯罪快速增加的现状,20xx年的日本政府通过了多项关于
「严厉处置性犯罪者」的对策。

  然而,性犯罪的数量有增无减,政府对此一筹莫展。就在此时,一项由某极
端女权团体发起的划时代法案「男性更生系统」被决定启用。男性革新系统「—
—即将性犯罪者的男性关入专用的特别更生设施,并使之受与自己所犯罪行相关
的刑罚的制度。

  关于更生设施中所发生的事情我也曾多次听到过传言,但无论哪个内容都相
当惨烈。在性犯罪中算是比较轻的偷拍和痴汉都会受到相当苛烈的惩罚。

  比如,一个罪行是否成立还有待推敲的男人被蛮横的以痴汉罪为名,被判关
入更生设施1周。那家伙受到的惩罚是笑刑。每天规定的时间一到,男人就会被
扒光全裸地被拘束到一个X型的处刑台上面,从早到晚一直被轮流值守女性惩罚
官们持续被挠痒。脚底和腋下等部分会被重点照顾,就算试图抵抗也会因为被镣
铐牢牢拘束而徒劳无功。

  挠痒的使用的不仅仅是手,还有羽毛和按摩棒等各种各样的道具。对于本来
就被单方面强制施加的挠痒给折磨的气都喘不上的男人,惩罚官门还会用手掌、
胸部或者屁股来限制男人的呼吸,对男人无数次的施加粗暴的窒息寸止。

  还有听说某个家伙因为在女厕所里设置了隐藏摄像头,拍摄如厕女性张开双
腿样子而已盗摄罪被关入了设施。那家伙也在设施里被收监的也是1周左右,不
过,他与之前所说的痴汉男所接受了的责备相比恐怕某种意义上更加痛苦…

  那家伙在醒着的时候总是带着一个开口的器具,全身都被专用的拘束据束缚
到连指尖都弯曲不了。然后这一周的时间中,他就作为惩治官们的厕所而存在。
女性惩罚官们不会再去厕所的便器,而是直接对着男人的嘴大小便。

  脱去内衣,脚跨在男人的脸的两边,毫不踌躇地对着因开口器具而无法关闭
嘴里连续不断灌入尿液。在更生设施中工作的惩罚官数量虽不清楚,但是往男人
嘴里不断灌入的尿液却几乎没有停过。如果是我的话哪怕是一人分的尿液舔一下
都觉得恶心,更别提把它囫囵吞下去了。但是那个盗摄男即使超出极限也不得不
大口大口的喝着尿。

  因为他的脖子上固定在都被形如一个透明的水桶般的装置底部,所以没有被
男人的嘴所接住的尿,或者是从没来得及吞下而溢出的尿就会顺着他的脸流下来。
如果只有一人分的量没有喝掉的话或许只是让男人的后脑勺被浸没,但是超过一
定量的话尿液就会把男人的整个脸淹没。碱性的尿液会不断流进男人的鼻孔,刺#p#分页标题#e#
激男人的瞳孔,自然呼吸也是不可能的。因此盗摄男为了不被溺死哪怕多么不愿
意讨厌也只能持续的喝着女性惩罚官们的尿。

  话虽如此,但是把几十个名惩罚官所排出的数十升的尿液都在短时间内喝掉,
对人类的生理结构来说是不可能的,结果到最后盗摄男还是会每天就这样被尿淹
没。不管是每天都要接受这非人般的待遇,他被收监的一个星期中被允许吃的也
只有女性惩罚官的排泄物。所谓的排泄物是不止尿,还有大便。女性惩罚官们的
大便只是男人唯一的固体食物了。

  尽管有着开口器具,但是从肛门中掉落了大便几乎没有顺畅地进入他的嘴里,
所以惩罚官们把掉落在男人脸上和桶底的大便用带着橡胶手套的的手拿起,或是
均匀地涂抹在男人的脸上他脸,或是塞进男人的鼻孔,然后把剩下的放进男人的
嘴里。

  他作为真正意义上的「人类便器」度过了一个星期。

  像痴汉和偷拍这样的的轻微犯罪就受到如此对待那么更不用说更为恶性的罪
行——也就是强奸犯所收到的责备远不是这种程度的折磨就能了结的。我在合宿
时遇到的自称「オールラウンドサークル(AllroundCircle,全
能小组?应该是个同好会)」的喝的烂醉如泥的几人,他们似乎因轮奸女大学生
而被关入更生设施,她们所受到的刑罚现在想来依然让我寒毛倒立。

  他们首先受到的是女性惩罚官们的逆强奸,几人全员都被固定在行刑台上的
他们被强制注射了精力增强剂,,到十几名惩罚官全部高潮为止被强迫着性交了
好几个小时。在小鸡鸡完全疲软,精液也变得射不出来之后,下半身有被强迫穿
上了拘束具把双脚打开固定成了M字型,被惩罚官们穿着巨大的假阴茎无数次的
侵犯了后庭直到她们厌倦了为止。而且一点润滑剂都没有使用,他们至今为止从
未自己扩张的后庭,就被足有成年男性手臂粗细的粗壮假阴茎给凶狠地贯穿了。

  肛门的肌肉直接被撕裂,末端的大肠几乎都要被高速的抽插给拉了出来,无
论怎样绷紧肌肉都无法组织惩罚官们的摆动。早上一醒来就会马上会被反强奸,
然后就会一直接受假阴茎破坏性的责备直到夜晚昏厥过去,第二天一醒来又是前
一天的重复。就这样接受了整整一个月的强制矫正之后,终于到了能够出狱的日
子,而等着他们的是去势(阉割)的酷刑。双手被连接着天花板的锁链束缚,铁
棍一样的拘束具固定在两个脚腕上,双腿完全无法闭合。在这个状态下,每个男
人都要接受来自前后左右四名女性惩罚官的全力踢击,直到完全粉碎变成一团浆#p#分页标题#e#
糊为止惩罚官们都不会停下。

  对于日本中的男人来说,这是恐怖至极的更生制度,但其社会意义却很大。
首先,性犯罪难以减少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服满刑期的性犯罪者几乎不会再犯。
受到了足以留下强烈心理阴影的刑罚之后,依然能保持着原来性癖的男人恐怕是
没有的吧。同时也为女性创造了大量的就业职位。事实上为了给性犯罪者足够严
厉的惩罚所需要的女性惩罚官的数量其实相当多,几乎一年到头都处于对外招聘
的状态。

  能够合法地虐待男性,同时还能消除压力,女性惩罚官工作的人气一直居高
不下。加上这个更生系统似的日本社会女性相较于男性地位的提高。男性受女性
管制的氛围也向着整个社会蔓延。

  话说,虽然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讲别人的故事,但其实现在我就正处在更生
设施内的单身牢房,也就是说我也是一名性犯罪者。我对于女性的臭味,特别是
闷热的脚臭是喜欢的,也就是所谓的恋臭癖。究竟是怎样变成了这样的癖性呢。

  我早就忘掉了,只靠妄想中的味道手淫已经腻了,终于一天我如同着了魔一
般偷走了同事的OL的高跟鞋(パンプス,pumps;女用浅口无扣无带皮鞋。
轻便女鞋)。从那以后我就停不下来了,不停地开始偷盗女性的鞋子,因为屡次
被盗走鞋子而恼火不已的女性职员们在鞋箱附近设置了监视照摄像头,那个影像
成为了关键的证据,我被逮捕了。

  然后在审讯中我不得不坦白了我的恋臭癖,已经对着高跟鞋自慰的行为。而
我也以性犯罪而非盗窃罪被关入更生设施。而今天,是我第一次接受更生的日子。
我的收监时间是10天,虽说是较轻的罪名,但因为盗窃造成了实际的物质损害
而被判断为痴汉行为更为严重的罪行。

  我究竟会受到怎样的的责备呢?从听到的各种传言来看,在这里关押的家伙
大体上都会接受与犯罪行为相关的地惩罚吧?这样说的话,我应该是要去闻惩罚
官鞋子的臭味吗。我自己说可能有点那个,但是我是会对着女人的鞋的气味发情
的纯粹变态。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与其说是刑罚,倒还不如说是对我的奖赏。

  我对接下来即将遭受的待遇与其说感到不安,倒不如说是抱有奇怪的期待。

  单人牢房被打开的声音响起。

  「427号、你的更生现在开始。我是你今天的负责人。」

  头戴缝着彰显惩罚官身份徽章的皮革帽子,身着仿佛SMPlay中女王大
人的紧身套装,脚蹬覆盖到膝盖以上的长筒靴子,一身黑色装束身材高挑的长发#p#分页标题#e#
女孩站在了我的面前。虽说不是第一次看到惩罚官的装束了,但是总有一种co
splay的感觉让人缺乏真实感。

  「你站在那里发什么呆啊、现在我们就前往惩罚室,你跟着我来」

  女孩用力拉动连接着我的手铐的锁链把我拽了起来,我就被女孩这样催促着
离开了牢房。

  「我记得你好像是…偷走女性工作用高跟鞋用于自慰的变态恋物狂对吧?还
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变态啊。不过虽说被这里所收监的家伙也基本都是不输给你的
劣迹斑斑的犯罪者就是了……女性的臭鞋到底有哪里好了?我反正是理解不了啊。」

  虽然自己很清楚,但是从别人那里听到自己的性癖,果然还是一件非常羞耻
的事情。

  「不过从接下来开始的10天里、就算你再怎么拒绝也会让你连续不断地闻
着你最喜欢的女孩子的足臭的,你就好好享受吧。撒啊,惩罚房已经到了」

  被称为惩罚房的房间,有着好像在SM旅馆一样的内部装修。房间的中心有
着床一样的拘束台,四周的墙壁上也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器具。

  「我要做惩罚的准备了,你也赶快给我把内裤以外的衣服全都脱掉,乖乖躺
到拘束台上面去。」

  如果不遵从的话,不知道会被做些什么,我只得听女孩躺在了冰凉的台子上。
女孩用拘束台配备的皮带一个一个地固定住了我的双手双脚。

  「要是有个万一的话可就麻烦了……让我来确认一下有没有捆好。」

  女孩一边说着一边,一边站上台子在我的脸上坐了下来这。??!!!

  包裹着女孩圆润臀部的橡胶制套装是完全不透气的,被紧紧贴住的脸部使得
无论是吸气还是呼气都变得完全不可能。我很快就陷入了缺氧的状态,拼命挣扎
着试图从女孩的屁股下逃出来,手脚拼命地挥动着,但是从拘留台下方延伸出来
的皮带一点松动的迹象都没有。

  「嗯???!!!!!!!!!」

  会就这样死掉!!

  就算用尽全身的力量也不能让身体移动一丝一毫,我只能发出不成调的呻吟
声继续承受窒息的痛苦。就在失去我只有咫尺便要失去意识之前,女孩终于站了
起来。

  「呦西,看来拘束没有问题」

  女人用事务性的语调毫无感情的说道。

  「哈啊…哈啊……喂!刚刚的和我的惩罚一点关系都没有吧!我差一点就要
到那个世界去了啊!」

  「性犯罪者给我闭嘴就行了、被关押在这里的囚犯都是被剥夺了人权的你不
知道吗?惩罚官对于因为惩罚而精神崩溃试图加害自己的家伙,可是被给予了直#p#分页标题#e#
接处死的权利、说白了就是我可以凭自己的喜好随便处置你哦?」

  一边说着恐怖的事情,一边熟练地给我的头上装上了开口器具。在开口器具
上,附带着一个惩罚官可以自由地开关的盖子一样的零件,我的嘴也被强制撑开
了,而我的呻吟声在也在密闭的空间中传不出去。

  「那么惩罚的准备工作就完成了。接下来10天的惩罚期间,你基本上都会
处于这个状态,赶快习惯把吧?对于你的惩罚基本上都会由其他的惩罚官、也就
是我的部下们来负责,所以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之后,女孩便径直离开了惩罚房。紧接着就像交班一样地,另一个惩罚
官走了进来。

  「恋臭癖的变态先生、初次见面?」

  「臭拜物教的变态先生,~」

  因为连头都被固定了,所以看不到女孩的身影,不过跟刚才的惩治官比起来
声音更加柔软,像是个娇小的女孩。

  「那让我们赶快开始惩罚吧。惩罚内容也很简单,跟其他的犯人比起来要轻
松多了呢。倒不如说是对变态先生的奖赏,太好了呢?」

  刚才的女孩也说了同样的话,我究竟会被做些什么?

  「我上夜班已经精疲力尽了啦、刚刚才结束对一个犯人的通宵惩罚。惩罚你
对我们来说类似休息时间一样,怎么说呢,毕竟全程都只需要坐在这里欣赏你因
为痛苦而扭曲的表情而已啊。」

  一阵衣服磨擦的声音响起。

  「那么、这是什么能猜得到吗?是你最喜欢的东西哦」

  女孩手中的是及膝长度黑色布条,看起来应该是靴子里穿的中筒袜。但是这
双黑色的袜子上却到处残留着渗进的脚汗干掉后所残留的白色盐渍。

  「这双袜子啊、就要用变态先生的嘴巴来洗干净了哦?」

  洗干净??在我的嘴里??

  我虽然喜欢嗅女生脚的味道,但是却也没有把这样看着就脏的不行的袜子放
进嘴里的爱好。虽然想要抗议但是被束缚住,理所当然的被无视了。

  「夜班的惩罚期间一直在制服配套的短靴里面被闷的好臭好臭的袜子啊,要
帮我漂亮的清洗干净哦??Hola、黑色的纤维之间塞满了汗水的结晶看得到
吗?」

  在我的脸上噗啦噗啦的晃动着的袜子中释放出极其酸臭的气味。

  「要把嘴上的盖子打开了哦。」

                咔哒

  虽然想要说点什么,但是还未出口的声音马上就被袜子给堵住了。

  「另一只也要放进去了哦?」

  一眨眼间嘴里就被异常脏臭的袜子给塞满了。!!??好咸!!而且还好苦!!!#p#分页标题#e#

  「哈?咿,洗衣机的盖子不关好可不行啊~。」

                咔哒

  开口器具的盖子再一次被关上了,袜子已经不可能被吐出去了。

  呕诶……………

  嘴里的唾液开始慢慢湿润了袜子,干结在纤维里的脚汗结晶也溶化变成了更
加残酷的味道。从女性的脚下产生的污垢和汗液污染了唾液充斥在口腔之中。虽
然极力把唾液向外排,但是嘴被封住,又是仰躺着的姿势,「足汗汤」自然地向
着嗓子里面流去。

  痛,痛!!!喉咙要烧起来了!!!!

  喉咙里充斥着黏糊糊的感觉,就像是一口气喝下一大瓶海水一样的强烈刺激
感奔走在喉管。当痛苦有所减缓的之后又有唾液分泌出来,从喉咙留下去,然后
继续灼烧喉咙。难以忍受的不仅仅是残酷的味道和喉咙的灼烧。口腔内的袜子散
发的激臭更是不断侵犯渗透着唯一允许呼吸的鼻子。

  太臭了!!!女性的脚竟然会这么臭?!!

  到现在为止我所闻过的女性的鞋子气味完全不能与之比较。过度的臭味别说
兴奋,就连生命的都有种危机感,我的性器官一直蜷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