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素天堂沦陷篇

 白素天堂沦陷篇

作者:烈烈风中

上回白素和卫斯理在密室中找到山口一郎的犯罪证据,在监视银幕中更得知「猪王」正强行奸淫一女子,由于情况有变两夫妇最后只好各自行动,卫斯理赶往十楼拯救正被「猪王」不断奸淫的女刑警卧底丽子,而白素则手持山口一郎的犯罪文件尽速离开「按摩天堂」和外面的木兰花会合。

 

 ***    ***     ***    ***卫斯理乘升降机来到「按摩天堂」十楼,可能入夜关系,长长的走廊空无一人。充满自信的卫斯理边行边想,木兰花说日本警备厅曾派过三位刑警卧底去调查山口一郎,但结果一男刑警卧底意外被车辗毙,一女刑警卧底失踪,现在只剩下一位女刑警卧底好像叫丽子的未被发现,如我和白素有危险时便会支援我们。

 

 看来这间「按摩天堂」的利害真是言过其实,没有像木兰花所说那么难应付,现在只希望那个肥猪公关能接得了我三招,不要那么快就收工,否则这次的冒险历程就没有味儿了。

 

 很快来到了尾房门外,出奇的宁静给卫斯理带来了一点不安的感觉。卫斯理静静的打开房门一个闪身已无声的进入了偌大房间内,只见一年轻女子赤裸裸大字形的昏迷躺在小房中的大床上,女子的性器上面有一串白色膏状物体,正从内往外滴下。

 

 一时间,屋子里的空气沉重得令人窒息。一人已无声无息的站在卫斯理身后,并轻轻地关上了房门,淡淡地道:「卫先生,你太多管闲事了,这女子是我这里的人,我怎样对她也不用你管。」卫斯理只见是那肥猪公关在说话,并看见他满身肥肉赤条条的站在门前诸塞了卫斯理的退路,卫斯理突然的出现,使「猪王」来不及穿回衣服。

 

 卫斯理不知不觉间感到眼前人给了他强大的压力,忙镇定心神,道:「地中海肥猪,快放这女子,否则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猪王」神秘地一笑,道:「卫先生,你今天将会输得很惨。哈!哈!哈!」只见「猪王」突然伸手在卫斯理的肩头,勐地一拍!那一拍,力道极其沉重,不禁吓了卫斯理一跳。身手了得的卫斯理及时闪开,抬头向「猪王」看去,却又见他满面笑容,心中实在猜不透这肥猪是在闹什么鬼,面上露出了愕然之色,道:「地中海肥猪,原来你是懂武术的,那我就…….不客气了。」未待卫斯理说完,「猪王」已趁机出手,点向卫斯理面部的要穴,卫斯理连忙向后退出。

 

 「猪王」却笑着:「看看你有没有这本事?」卫斯理拍了拍他自己心口,道:「你放心,我一定可收拾你!」卫斯理出拳还击,两人随即展开激烈战斗。

 

 「猪王」一面暴喝,一面右手,「唿」地一声,挥了过来。卫斯理见他这一挥,用的力道甚大,立即身子一闪,右臂一圈,以小擒拿手中的一式「逆拿法」,反刁他的手腕,卫斯理的出手,不可谓不快,这一式逆拿法,能够避得开的人,实是屈指可数!

 

 但「猪王」身形须肥但出手一点也不慢,卫一抓甫出,他刚一挥出的右臂,陡地向下一沉,反沉到了卫的手腕之下,依样葫芦,也是一式小擒拿手中的逆拿法,来抓卫的手腕,卫大吃一惊,连忙后退。

 

 「猪王」冷哼一声,肥脚向卫腰际踢来,卫仗着身形灵活,旋一拧身,避了开去,但「猪王」这一脚,仍在卫腰际擦过,卫身形未稳,翻手一掌,向他小腿砍出,但「猪王」肥腿一缩,快疾无比,卫一掌砍下,他右腿已收去,左腿却抬了起来,膝盖向卫手肘撞来!

 

 卫斯理知道这一下,若是被他撞中,他一条手臂,非废去不可,只得连忙收招后退,总算堪堪避过,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卫斯理后退一步之后,右手向后一扬,已将房内一椅子,抓在手中,一声暴喝,那张椅子,疾如流星,向「猪王」当头砸下!

 

 「猪王」怪啸一声,身形一矮,便向外避了开去,他一面避开,在卫身旁掠过之际,更运起十成劲向卫一掌砍出,掌风虎虎,更反把卫迫到房角,掌刀瞬间已攻到卫的胸前。卫斯理应变之快,确乎不同凡响,忙用手上的椅子,运起内劲用力碰了上去,只听得「哗啦啦」一声响,只见两人将那椅子碰得粉碎!

 

 电光火石间,两人动手,已互发数十招,卫斯理且战且退已经来到了房门口,以背贴门而立。双方再互拆过十招,卫斯理乘着和「猪王」硬接一击,他身形借「猪王」狂力一送,转身便向门外闯出,身形已经疾掠而去,赤身露械的「猪王」只能眼狠狠地瞪着卫斯理逃走,厉声道:「姓卫的,想熘么?」卫斯理一声冷笑,道:「笑话,卫某要来就来,要去便去,谁能阻拦?」他话一说完,一个转身,便已消失在十楼的走廊间。

 

 「猪王」料不到卫斯理会有此一着,忙在房中找回自己裤子穿上,面上神色,更是大怒,暴雷也似地喝道:「呸!」「卫斯理正缩头乌龟!」卫斯理估不到有这样的高手在「按摩天堂」内,知道和强悍的「猪王」交手下去,短时间是无法分出胜负,所以不想再在这里拖延,把握时机离开房间尽快和外面的白素、木兰花会合,之后持着「按摩天堂」的犯罪证据再回来,救回那女子并将山口一郎和「猪王」绳之于法。

 

 够竟卫斯理如意算盘能否敲得响?

 

 ***    ***     ***    ***另一边厢,当白素在走廊中,向前走出了七八步,郄遇上两个持枪的黑衣男子,看来是这里的打手。

 

 「小姐,快将手上的文件交给我们。」黑衣男子用枪指着白素说道。

 

 「好吧,我交给你,请不要开枪。」白素冷静的问,一点都没有被枪手吓到。

 

 当两名枪手目光都集中在白素手上的文件时,白素突然踪身一跃,竟已跳过两人头顶。两人一时想不到她有此举动,也呆了一下,回过神时,白素竟就穏穏的站在他们身后。这一惊非同小可,其中一人毕竟也是受过训练的,心惊但反应仍然敏捷,手指扳下了枪镗,向白素开了一枪。

 

 白素也估不到这人的反应这么快,但她的反应更快,头一侧,险险的避过了这一枪,同时她的手刀已狠狠噼在这黑衣人的颈上,另一拳则打向另一人的肚上。白素出手快如电并且干净利落,两名枪手被打飞出去,应声倒下。

 

 白素正在等乘升降机离开之际,忽闻脚步声接近,白素即时作出攻击架式,却见一名工人打扮的老婆婆,个子很高,素净的工作服,后面跟着一车清扫工具和垃圾箱前来。

 

 白素这才松了一口气「老婆婆对不起,我有没有吓着你?」「小姐,不好意思,我是来收垃圾的……」老婆婆赶紧加快脚步,步向走廊尽头的垃圾房,然而她显然是上了年纪,步伐不太稳。

 

 「唉呦!」不料,年事已高的老婆婆一个脚步不稳,正跌倒在地毯上。

 

 「婆婆,小心呀!」白素见状忙伸手拉老婆婆一把,不料,那老婆婆转过身来,双眼向白素发出一股醉人的绿芒,一开口,却是低沉的,男人般的声音,她的声线听起来有点异样的熟悉,但是白素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

 

 「小姐,站着不要动。」白素吃了一惊,呆在哪里,映入眼帘的是老婆婆她那张笑的龇牙裂嘴的脸,这时她清楚的看到老婆婆眼中流出的邪淫绿光,并向她逐步走近,并向白素道︰「不要动,继续望着我的眼睛,千万不可分神。现在你开始感到眼皮沉重,头脑发晕,全身疲乏无力。」「老婆婆你……?」机警的白素微觉不妥,忙赶紧跃开对方的攻击范围,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走了没几步,自己的身子不知怎么搞的,好像被灌进了水泥一样,突然变得越来越重,越来越僵硬,没两下子,一双手臂已经举不太起来,修长的双腿也渐渐无法再向前迈开,高跟鞋则好像被压上了千斤的重量般,挪也挪不动……白素使劲全力,但是身子却越来越不听使唤……反倒是老婆婆的身手却灵活了起来,很快地追上了白素,从背后一把抱住了她的娇躯,并想伸手去解她上衣的扣子!

 

 「你……住手……你是什么人…… ?」然而,想不到喉咙也莫名其妙地没了力气,发不出多大的声音……「呵呵,白素小姐,觉得身体开始不听使唤吗? 是的,你的身体和意识,将慢慢地完全被我控制,没关系,来,让我来为你服务,解开你身上的束缚。」「什么?……你想干什么?……放开我……」白素勉强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老婆婆,但是老婆婆这会儿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紧紧地箍住她的双臂。

 

 无力挣脱的白素,突然得腰部一紧,接着,臀部上裤子的暗扣被解了开来,白色的长裤滑过她的下半身,留下诱人的白色蕾丝镂空内裤,包裹着肉色高筒丝袜的修长双腿,以及一双黑色高跟鞋。

 

 「白素小姐的腿,真是修长漂亮啊,今天原来还穿上丝袜,大腿更觉迷人呢!」白素这时想起自己还有最后的救星------自己的丈夫卫斯理,心神立时冷静下来。

 

 「马上住手,待会就有人要来了。」老婆婆笑着说,「喔!卫夫人,我忘了告诉你,你心目中的所谓救星现在应该已遇到我们这里最利害的高手守护神「猪王」,我看他现在也自身难保了。」「什…什么…?」白素只觉得五雷轰顶,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不觉倒抽了一口凉气,被吓得全身肌肉紧绷的她,虽然极力去保持镇定,但在这窘况下,还很替卫斯理担心。

 

 「没有男人没关系,卫夫人今晚让我这双圣手来特别为你服务吧! 」「你想干什么…?啊…!」白素只觉得老婆婆的手指隔着蕾丝内裤一划,一阵酥麻随即自双腿间的弧线传遍全身……「你这变态…快住手…!」白素有气无力地抵抗着,同时对下半身使力,想要夹住双腿,然而,玉手和大腿却像是被抽了骨头般,怎么样也使不出力气,只有任凭老婆婆那双能让女人欲仙欲死的手指肆无忌惮地侵犯她秀丽的禁地……至于辛苦找到山口一郎的主要犯罪证据文件已从白素无力的玉手上慢慢跌下散遍在地上。

 

 这时被内裤包裹着的肉缝上,不断被老婆婆的手指轻柔地弹、点、拂、扫遍她每一寸雪白滑嫩的肌肤,白素只觉得自己仅有的力气被一点一点抽光,而双腿深处的欲望却被一丝一丝地,慢慢地,诱发出来……老婆婆又开口了。「美人,你的力气会慢慢的消失,你不能反抗我…,你将要完全的服从我…服从我…觉得很舒服…. 很舒服……不防告诉你我这双圣手特别对女性感兴趣,它很了解女性最敏感的部位,很快的,你那里就会流出大量香蜜来,再也没法再控制,会变得很淫荡,很需要男人……知道吗?」「你……休想,我才不会被你控制。」白素集中意志,想要抵抗老婆婆的意念。#p#分页标题#e#

 

 然而,不知道是老婆婆的手指灵巧,还是她的指令开始生效,在她引导下,白素只觉得身体竟然完全不听使唤,过没多久,白素开始感觉到秘唇内的深处,开始泛出汁液……她原本双腿紧夹的秘缝,竟不由自主地漫漫流出情欲的津液。

 

 「可恶…放开我…我才不会…出…啊!…」白素嘴里正反抗着,双腿间弧线上的敏感要害,却突然被老婆婆的手指点中,她只觉得娇躯一阵颤抖,接着眼前一片漆黑。 等到白素回过神来时,身子早已软倒在老婆婆怀里,不知在这么短时间内,老婆婆在她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只见一股蜜汁已经不听使唤地自双腿间喷出,一阵湿热开始自内裤底下蔓延开来……「唉呀,美人,想不到你这么快就高潮了呢。看来我的弟子并没有闲着,他们在按摩你全身时,早已用我传的独门手法点燃起你体内的欲火了!」「你们好卑鄙……」白素红着脸,又羞又愤。「你这老妖怪,拿开你的脏手….不要呀….喔…!」这时老婆婆的魔手又再在白素某部位轻轻一压,又一股蜜汁喷了出来。

 

 白素的白色蕾丝镂空内裤渐渐湿透了,这时底下的神秘芳草开始若隐若现……。

 

 「你……你这老太婆……再不放手,我将来不会放过你的……」「美人,你说话口不对心喔!你看……」老婆婆特意从她胯下捞起那滩,达到高潮后激射而出的淫液,然后在白素面前将她的食中指缓缓分开,拉出一条粘稠不断的丝线,示意她观看自己淫靡的证据。白素碰到这个性技巧高超的对手,更不断尝试去挑起她潜藏在内心深处的原始情欲。

 

 「嘿嘿嘿,别害羞了,看你满头大汗,很热的话,把衣服脱下不就凉快吗?」趁着白素浑身无力,老婆婆开始解开白素上衣的所有扣子……「什么? 不是那里,你……」老婆婆左右一剥,白素的上衣就落了下来,露出雪白的肌肤和仅有的白色无肩带胸罩。

 

 老婆婆的手又伸向白素的美背,白素惊觉不妙……「糟糕…你…住手…!」接着,她只觉胸部一松,胸罩就掉了下来,一双尖挺的玉乳蹦了出来。这时老婆婆可以尽情地看清楚白素上身的重要部位,她更情不自禁张开大嘴,恣意地吸吮白素那对高耸的乳球;接着又伸出灵舌,舔舐硬挺在乳球上的淡红粉嫩蓓蕾,交杂的快感拥上脑神经,让白素当场不自觉地发出轻轻诱惑的呻吟声。

 

 「你这妖怪…快放开我…!」「别急,马上就放开你…」老婆婆一手把白素放倒在走廊的地毯上。

 

 深色地毯使得她的娇躯看起来更加白嫩。这时的白素,上身已经完全赤裸,一对尖挺的双乳微微晃动着,下身则是湿透的白色内裤,高筒肉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犹如拆开的礼物一般诱人。

 

 脱离了老婆婆的魔掌,白素想要赶紧爬起来,然而,她的身子还是软绵绵地不听使唤……只见白皙的娇躯和黑色高的跟鞋勉强在地毯上扭动,摩擦着。

 

 没想到这时老婆婆开口了,「白素小姐,我累了,要休息一下,你自己来服务自己吧。」「什…什么…不可以的…!」「现在,用你的左手握住乳房,把你的右手伸进内裤里面……」白素只觉得一双手臂开始恢复力气……但是却是遵照老婆婆的指示!

 

 她集中意志想要控制自己的双臂,抵抗老婆婆的催眠,然而,自己的乳房和内裤却好像有强大磁力一般,怎样也抵挡不住,挣扎了半天,自己的一双玉手还是逐渐被吸了过去……「现在,用你自己的双手来宠爱自己,让自己达到高潮吧,做个淫荡的女人吧。不防告诉你,我等了看你自慰这一刻好久了。」「什么…我不要……唔……!」只见白素的玉手,开始不受控制地揉捏自己的乳房,以及拨弄自己的秘唇和敏感的阴核……「啊……啊……不行……我怎么会这样……快停止……!」白素想要制止自己对自己的侵犯,然而强烈的酥麻和快感一波波冲向她的全身和大脑,很快使得她眼冒金星,脑海一片空白……没有什么比白素的玉手,更熟悉白素的身体。娇躯很快就陷入难以自拔的欢愉流沙之中…… 「啊…我不能这样…快住手…啊…啊…!」肉体强烈的快感冲击,使得白素的意志力渐渐瓦解,白素渐渐连思考都开始觉得困难,更不要说是抵抗老婆婆的催眠了……「白素小姐,您不要客气害羞,这层楼已经没人了,大方地叫出来吧。」「你…啊…啊…嗯…啊….」白素只觉得自己娇美的嗓音开始恢复,但是传入耳中的,竟是自己不堪听闻的淫荡叫声……「嗯……很好,白大美人,你会越来越淫荡,那里也会越来越空虚,渴望男人的进入,就跟 A片里面的女主角一样……」「你…我才不会…啊…啊…!」平日优雅美丽的白素,怎么可以让如此下流淫荡的丑态呈现在别人面前?她忙集中意志,想要压制自己的欲火,抵抗老婆婆的催眠……然而,自慰对女人的欲望,本来就是饮鸩止渴,提油救火,现在再加上自己无法自制的淫荡叫声,更是使白素难以招架,渐渐抵挡不住……勉强放慢的双手,不久又恢复了爱抚的力道和速度……而且越来越快,越来越失去控制……「啊…我…不…啊…啊…!」不久,白素已经无法控制自己,高跟鞋的鞋跟在地板上来来回回划着,一双诱人的丝袜美腿像波浪一样摩擦摆动,只见她数次挺起纤腰,双腿深处喷出一摊又一摊的蜜汁……「啊…嗯…啊…啊…啊…!」尽管如此,秘唇内的空虚和欲火却越烧愈烈,白素白皙的脸蛋开始泛红,唿吸声越来越重,樱桃小嘴也开始吐出热气,脑中则是一片混乱……这时,老婆婆又开口了: 「白素小姐,现在把你湿透的内裤脱下来踢掉吧。」「什…什么…你…」白素连忙集中残存的意志,想要抵抗老婆婆进一步的控制,然而催眠的力量和肉体的渴望,还是渐渐控制了她的玉手……只见白素的纤纤玉指叉进自己的白色蕾丝内裤,然后开始弓起纤腰和臀部……「不行…我不能这么做… !」白素咬紧牙关,想要阻止自己,然而一双玉手还是无法控制地推下了自己最后的防线,沾满蜜汁的三角森林露了出来……接着,双腿也开始恢复力气,但是却是弓了起来,让双手可以将内裤拉过肉色丝袜包裹着的双腿……「不行…我不能这样。…快停止…!」虽然修长的玉手和大腿就在自己的眼前,但却怎样也不听使唤,只有沾满蜜汁的白色内裤传来淫荡的气味……「我的手……快停止……不行……」尽管白素使劲想要阻止,然而白色的蕾丝内裤,最后还是无奈地被拉过黑色高跟鞋的尖头,缓缓地落了下来……「现在,分开双腿,用自己的手指来填满自己吧。」老婆婆又下令了。

 

 「什么?…不行…你…」要白素这美人做出如此淫荡的动作,简直就是男人的期盼。

 

 然而,双腿深处的欲火是如此的强烈,强烈到是那样的需要白素的玉手……「不……不能这样做…!」只见白素的玉手缓缓地伸向自己的肉缝……拨开自己的秘唇……「不……我不能这样做……可是……那里……好空虚……啊…啊…唿…啊….」尽管白素极力抵抗,但是,等到纤纤玉指压上了自己的小荳荳,钻进了自己的秘径,欲火暂时纾解的的快感,马上使白素忘记了自己高贵的形象……「啊……我不能……可是……好舒服……啊…啊…!」白素逐渐落入老婆婆的控制,毫无羞耻地在老婆婆前面,将两只手指伸进自己的花径,忘我地自慰起来……「我不能……做这种……淫荡的动作……嗯…啊….」她想要把手指拔出来,可是自己的花径好像有强大吸力一般,怎样也拔不出来,这一来一回的挣扎,摩擦着花径,反而带给自己的娇躯更大的酥麻和快感,使她失去抵抗的意志和力气……「可恶……手指怎样也拔不出来……啊…啊…! 」只见白素的一双玉手,现在不但不听使唤,反而成了自己高贵形象的刽子手。

 

 「嗯….啊…! 」「嗯…啊…啊…啊….」虽然一时解了下面小嘴的饥渴,但是手指毕竟不是真正的肉棒,实在无法满足整个秘唇内的空虚,不久之后,白素体内的欲火又重新开始反扑,而且越烧越烈……(如果那老婆婆……是个男人……天啊……我在想什么……我怎么会变得这么淫荡。)

 

 这时,老婆婆走到她的身旁,蹲了下来……「你…你要做什么……?」白素嘴上念着,然而出乎她意料的,自己一双美腿却无耻地分了开来,迎接老婆婆,彷佛真的期盼老婆婆变成一个男人……「白素小姐,看不出来,外表优雅的你,居然这么淫荡,连我这个老婆婆都想要……」阅女无数的老婆婆已知道白素今天再也跑不出她的魔掌了。

 

 「你……」现在的白素那张妖艳的俏脸,却完全流露出充满情欲的表情。体内的欲火已经烧得她身子滚烫,脑筋发昏,意识模煳,朦胧中只觉得老婆婆双手抓起她的双腿,接着一条温暖的肉棒就开始拨开她的肉缝……这时的白素已被弄得玉腿发颤、香臀直扭,完全不晓得该怎么去面对这个够竟是男是女的老婆婆。

 

 「怎么回事……那是什么……?」原本就神智不清的白素,这会儿脑筋更加混乱,然而,早已不听使唤的身体,这会儿的演出更加荒腔走板,白素只觉得自己一双美腿随即夹住了老婆婆,接着丰满的臀部挺了起来,好让那不知道哪来的肉棒可以赶快进入自己空虚已久的秘道……白素只觉得那肉棒开始拨弄着她敏感的秘唇,几乎使她体内的欲火烧得她眼冒金星,但是,不论她怎样迎合,肉棒就是过门而不入……「可恶……怎么还不进来……天啊……我在说什么……!」最后,在肉棒的挑拨下,就如火上加油般将白素仅存的一点理智,终于被欲火烧干,她完全忘记自己的已为人妻身分,无耻地开了口……「快点……快点……进来……我受不了……快点…给我……!」「嘿嘿……给你什么呀?」老婆婆故意装傻笑道。#p#分页标题#e#

 

 炽热的欲火已令白素终于抛弃了往日的矜持,忘情地将自己先前被压抑的快感淋漓尽致地释放了出来,现在已经管不了三七二十一,只求那肉棒可赶紧来救她。

 

 「给我快乐……」「啊……!」老婆婆看她下面淫水泛滥,见时机成熟,忙扶正硬挺粗大的阳枪,挺起腰肢后用力向下沉压,将那根粗物一举挺进白素湿润炽热的蜜壶当中……白素的脑海瞬间是空白和舒畅……。

 

 然而,不等白素回过神来,那肉棒随即开始狂抽狂插,几乎将她的魂魄给抽插得飞离娇躯。

 

 「好爽…喔!不管我如何捣弄,它都像处女般地紧窄……唔……插得好爽……喔……呀……」老婆婆毫不留情地,在白素深幽窄径里直接大开大阖地勐插狂送下去,以舒解压抑已久的欲火。

 

 「啊……嗯……啊……!」随着话声回落,白素被抽插得媚眼流转,全身每个细胞都像在放电,眼前和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臀部不知羞耻地扭动着,配合着肉棒的节奏,好让自己能被插得更深。

 

 「啊……啊……啊……再来……啊……啊……!」朦胧中,白素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翻过来,翻过去,翻成各种淫荡无耻的姿势。「啊……啊……啊……!」然而,只要那肉棒不断地抽插着,白素便无法思考,只有像洋娃娃一样任人摆弄,完全忘记自己平日的端庄,优雅和美丽,现在的她,在肉棒的控制下,已经完全毫无廉耻地沦为一只欲望所奴役的母狗。

 

 「啊…嗯……啊…饶了我…噢…!」现在对白素来说,时间和空间彷佛渐渐消失……只剩下周围一片白光。

 

 「啊……嗯……再……再……再深一点……啊……啊……好棒……再……!啊……!」在狂抽勐送之际,隐约听到两人胯下发出『滋滋』声响。

 

 「真爽!妈的!怎么世界上会有这么完美无暇又这么淫荡的女人啊?」老婆婆把她无力的身躯翻转过来,改为采用背后交合的姿势,边抽插白素那道剧烈收缩的神秘肉壁,边在她耳边柔声说道。

 

 这时白素只能拼命承受着对方在自己身上的肆虐,额头都冒出了汗水,已经濒临崩溃的她,只能忘情发出令人销魂蚀骨的浪哼:「喔…好大……好硬…唉……哦……爽…好厉害……啊…喔……噢……啊……啊、啊…我受不了…让我高潮吧……!」「唔……!」最后白素只能发出虚若游丝的单音。

 

 持续在这惊为天人的超级尤物蜜洞里的不断抽插,看着她那放荡的表情,加上她如痴如醉的细眯眼神,就算是身经百战的性斗士,也要弃械投降了。这时只见老婆婆口中发出舒畅至极的嚎叫声:「干死你、干死你……!噢…真紧、真是爽得没话说!呵呵……实在太棒了,天底下竟然有这么淫荡样子的女人!」此时的白素已陷入忘我之境,一次又一次地承受着对方在她身上的渴求,她只能完全的献出自己,尽情地享受强烈的刺激带给她性欲的欢娱。而在这如火如荼的紧要关头,白素只觉得一阵热流灌进花心,她抖簌簌的身体在发出一阵激烈的痉挛之后,忽然整个瘫软了下去,接着自己的花心也爆出一股蜜汁,那大量倾泻而出的爱液,立即浸湿了她走廊周围的地毯,白素随即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萦绕在走廊间的淫声浪语,才逐渐趋于平静。

 

 ***    ***     ***    ***「按摩天堂」大楼地下停车场。

 

 一旁的小门开了,老婆婆和几名黑衣男子扶着昏迷了的白素走了出来,一辆黑色高级轿车随即上前迎接。

 

 老婆婆上了车,前面开车的男士随即回过头来。 「老板,我们现在是否驶往郊区的私人机场? 」「花了我教这么人力物力,上海青帮头子白老大之爱女、卫斯理的娇妻,白素这婊子没有什么大不了,最后也一样落入我山口一郎手中,现在快把她送给教主大人,我们今次便立了大功。哈哈哈!」千面圣手山口一郎边说边拉下头上的假发,以及脸上的老婆婆面具。

 

 在山口一郎制服白素后,本来是有充足时间给他回密室去烧毁「按摩天堂」其他的犯罪证据,但他抚摸完白素那诱人双腿深处后,看着美人的蜜液从敏感处渗出,自己亦再无法控制对白素抑压已久的淫念,什么再也不顾,便要在顶楼的走廊把这超级美女就地正法,完全投入侵犯白素欲海之中,精明的他却不知已犯下了一生人中最大的错误,十年辛劳经营得来的「按摩天堂」就间接毁于他手中。

 

 另外山口一郎今次已出动了自己的压根箱本钱「摄魂术」才总算拿下了白素,但「摄魂术」大耗真元,没有三数月的调养都无法复原,为了完成教主的任务,山口一郎的确负出了不轻的代价,在弟子面前当然不着痕迹,饱尝了天鹅肉后的他在车厢中仍然洋洋得意。

 

 随着山口一郎洪亮的笑声,只见黑色轿车驶出了停车场,在蒙眬薄雾当中,扬长而去。

 

 在车的后座不省人事的白素旁边,坐着的是穿黑衣的吉田和次郎。

 

 「师父,安眠药已经喂了。」「好的,你们两个到总教坛后,赶快把她抬到浴室去清洗干净,不能留下痕迹,才可把她送上给教主大人享乐。像白素这样的女人是用金钱所买不到的,她的美貌和完美身材更是我前所末见,也难怪教主对她那样有兴趣。」发号施令的正是坐在车中前排满脸笑容的山口一郎,他当然不会留下痕迹,让教主知道他曾奸污过白素。

 

 此刻,在黑色轿车的后排座位微暗灯光照射下,白素隐隐透出高洁典雅的气质,真有种天仙下凡的感觉。只见玉体横陈在他们面前的白素双目微闭,脸颊潮红,胸前两座洁白的乳峰显得比平时更为饱满坚挺,那两颗红樱桃更是充份勃起,骄傲地挺立在乳峰的顶端;两条修长匀称白皙的大腿已完全裸露,形成一种极诱人的姿势;漆黑浓密的阴毛因被爱液沾湿而略显得凌乱,粉红色迷人肉缝中还有一丝晶莹黏稠的液体正在缓缓渗出,散发出阵阵异香。

 

 凝视着白素那美不胜修的肉体,吉田和次郎他们两人的眼睛早已喷火,只听他们『咕噜咕噜』地吞咽着口水,恨不得马上冲上去扳开白素修长雪白的双腿,二话不说便将他们那根涨得很大的家伙使劲地干进了白素湿煳煳的蜜穴里,但美色当前的这气质高雅的绝代佳人郄是将来教主的女人,吉田和次郎郄只有眼光光有得睇没得食的份儿,看来应是他们此生人之最大憾事。

 

 另一边厢「按摩天堂」的外围,木兰花和大批的日本刑警也发现一辆黑色轿车驶离了「按摩天堂」的地下停车场,心思细密的木兰花忙派出两名刑警驾车跟踪,自己则继续在此镇守指挥,当和卫斯理会合后,便全队包围「按摩天堂」,再由卫斯理引领下在顶楼的密室中找出其他山口一郎的犯罪证据,原来这里是一个国际卖淫集团的基地,最后便把「按摩天堂」查封了。须然破获了这个国际卖淫集团,救出了仍昏迷的女刑警卧底丽子和一些无辜的日本少女,但木兰花和卫斯理面上完全找不到一点喜悦,因为在这次行动中,白素失踪了,「猪王」亦在混乱中在「按摩天堂」的后门出口击毙两名刑警逃脱。

 

 「木小姐有坏消息,跟踪那辆黑色轿车两名刑警十分钟前和我们完全失去联络。」最后线索也终断,被喂下了安眠药无助的白素根本不晓得,自己已落入一个自己完全陌生不明的万丈深渊中。

 

 <完>